返回导入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文献论文  
虞世南后裔考
2011-7-14 9:50:00
      一、关于虞世南之后的几条信息
      据唐林宝编撰的《元和姓纂》:(虞世南)生昶,工部侍郎;生茂世,孙逊,郎中,历沔州刺史,云荔之后。据明万历余寅编撰的《同姓名录》:《陈书》虞荔从父,讳阐。乃《虞氏谱》云:荔生世南,世南生昶,昶生阐,三四世间便犯近祖之讳。《会稽新志》以为误,恐不宜误至此。
《元和姓纂》“虞氏”条恐有脱字,“孙逊”不知为茂世孙,还是世南孙,此点待考。据〈同姓名录〉按〈陈书〉虞荔从父虞阐,又按〈虞氏谱〉,虞世南生虞昶,虞昶生虞阐。明万历年间,余寅编撰《同姓名录》时,完整的虞氏家谱应该还存在,虞世南一脉的延续,也应该是清晰的——即使余寅未能看到家谱原本,应该掌握了确凿的虞氏家谱信息来源。
清李慈铭曾撰《会稽新志》,现已佚。但余寅编撰《同姓名录》时,是明万历年间。又据明人吕天成编撰的《曲品》:近张太史撰《会稽新志》。可知余寅所说的《会稽新志》,为明代张太史编撰。
 
      二、光绪《余姚县志》里的宋代虞氏信息
      光绪《余姚县志》虞宾传载:(虞宾),唐弘文馆学士世南十四世孙,元丰八年(公元1077年)进士甲科,知长洲县,县多大姓黠吏,乱法亡度。宾芟锄之,皆屏息自保。《江南通志》引《南畿志》:虞宾字舜臣山阴人知长洲县大姓黠吏乱法宾廉得其状悉治以法岁祲民无盖藏部使者犹檄征宿负宾阁文书不问竟得免。《新安志》卷九载:虞宾,字舜臣,山阴人,自比部员外郎出守。虞宾载在《新安志》,盖是其自长洲县令卸位、担任比部员外郎之后,出守新安,从而在新安名宦之列。
《县志》选举章载:虞宾,元丰八年焦蹈榜,有传;虞寅,宾弟,绍圣四年;虞仲琳,虞仲瑶(附宾传),绍兴五年;虞时中,绍兴二十四年(仲瑶子);虞汝翊,乾道二年,萧国梁榜,时中子(康熙乾隆两志,翊作翼);虞时忱,淳熙十一年,卫泾榜,时中弟;虞埴,嘉定四年(赵建大榜,时中孙)。
      虞宾有弟,虞寅(后为福建宁德县知事)。虞宾生仲琳、仲瑶。虞仲瑶生时中、时汝。虞时中生汝翊。后有虞埴,不知是否为虞汝翊之子。进仕时,虞宾为元丰八年,即公元1077年;虞寅为1097年;虞仲琳虞仲瑶为1135年;虞时中为1154年;虞汝翊为1166年;虞时忱为1184年;虞埴,为1211年。
      其中,虞宾、虞寅,为世南后十四孙;虞仲琳、虞仲瑶,为世南十五世孙;虞时中、虞时忱为世南十六世孙;虞汝翊为世南十七世孙;虞埴,为世南十八世孙。
虞宾之后,仅虞仲琳虞仲瑶有传。《县志》载:(虞宾)从子仲琳仲瑶,并举进士。仲琳尝从尹焞游,焞称为志学之士,信道极笃,官永嘉教授。仲瑶为信州教授,绍兴十三年始建秘书省于临安,诏求遗书置局于班春亭,命仲瑶等校勘,阅岁而毕,官至侍讲。《浙江通志》卷一百二十五也载:虞仲琳,旧《浙江通志》,余姚人,从尹焞游,焞称为志学之士,登绍兴五年进士。
史书中的仲琳,比之仲瑶要有名一些。这应得益于他“尝从尹焞游,焞称为志学之士”,也得益于他与南宋诗人林季仲的交游。
      尹焞(公元1071至1142年),字彦明,一字德充,河南(今河南洛阳)人。少师程颐,曾应举,发策有诛元祐诸臣议,焞不对而出,终身不就举。钦宗靖康初,赐号和靖处士。高宗绍兴六年(公元1136年),以秘书郎兼崇政殿说书。八年,除秘书少监。未几,直徽猷阁,主管万寿观,留侍经筵。除太常少卿、权礼部侍郎兼侍讲。十二年,卒,年七十二。有《和靖集》传世。《和靖集》载:十二月,(尹焞)子壻邢纯为浙东抚属遂迎侍先生往会稽,时门人吕稽中坚中虞仲琳祁宽从行。——虞仲琳,为尹焞门生,《县志》中的“从游”,也是这个意思。
      厉鄂编撰的《宋诗纪事》卷四十九载林季仲的诗。厉鄂注:林季仲,字懿成,永嘉人,南渡時太常少卿,守婺州。诗名《送会稽虞仲琳(厉注:虞颇通性理之学)》:男儿何苦弊群书,学到根源物物无。曾子当年多一唯,颜渊终日只如愚。水流万折心无竞,月落千山影自孤。执手沙头休话别,与君元不隔江湖。宋何汶编撰的《竹庄诗话》卷十八,也载林季仲《送虞少催》一诗,何注“林懿成又云林懿成季仲,尝为太常少卿永嘉人,颇喜为诗,法与会稽虞仲琳少催相好,虞頗通性理之学,林以诗送其行云云。”诗同《宋诗纪事》所载,虞仲琳似乎字少催。
 
       三、《嘉鱼大夫仲常碑》里的四川仁寿虞氏信息
      《亡弟嘉鱼大夫仲常墓志铭》云:虞氏系出虞仲世家,会稽唐永兴文懿公讳世南陪葬昭陵,为雍人。后十世讳某从禧宗入蜀,守仁寿都,因家焉。八传为五世祖故宋乾道丞相赠太师雍国忠肃公讳允文。四世祖直秘阁赠开府仪同三司曾大父利州路提刑赠朝请大夫讳□□,大父故仁寿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国朝累赠嘉议大夫礼部尚书雍郡侯讳□□。考故国史院编修官累赠中奉大夫四川等处行中书省参知政事雍郡公讳汲。妣雍郡夫人杨氏。仲常以故宋咸淳甲戌六月十一日生于临安……
据碑铭,世南十世孙虞某(据后人考证,为虞殷或虞敦),是在唐僖宗时,随驾迁往四川,并守仁寿,遂家。
      宋代虞允文为世南之后十七世,与余姚虞汝翊同辈。虞允文(公元1110年至1174年),七岁能属文,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后中进士。绍兴三十一年,金兵入侵南宋,兵临采石矶。朝廷命虞允文至采石矶犒师。时军中无帅,虞允文督军迎战,遂创下胜绩,成为兵家经典案例之一。后宋孝宗任虞允文为右丞相(包括《宋史》记载的“乾道八年九月,诏有司赐少保武安节度四川宣抚使虞允文家庙祭器”这样的恩宠)。邵銞《谒虞丞相墓》诗云:“宋室如公有几人,乾坤再造展经纶。谋猷动即关天下,献勇心宁愧大臣。”
      《四川通志》有载《虞怀忠虞允文神道碑銘》,云:宋绍隆之际有社稷重臣曰虞公,巍然为百代标表云。公讳允文,字彬甫。其先系出唐文懿公世南,后徙蜀隆州。父封秦国公祺登进士第,卓荦有大度。公事秦公及母太夫人甚虔谨。母殁,庐墓侧,白鸟来巢,时称其孝感。公绍兴中举进士,知渠州。——此条关于仁寿虞氏的说法,与《仲常碑》同,《仲常碑》为虞允文撰。
      明曹学佺《蜀中广記》卷九十九载:虞允文,字彬甫,仁寿人。建炎绍兴间出入将相,垂二十年忠勤不二。尝注唐书及五代史藏于家,又有经筵春秋讲义奏议内外制行于世,谥忠肃封雍国公。
虞允文进士时,为绍兴二十三年,其年四十四岁。而世南之后十六世孙虞时中在绍兴二十四年进士及第。可见余姚和四川的两支虞氏,尽管各自经过八百年的延续,但在辈份上并无太多的差距。
      虞允文六世孙,为虞集,与陆友善。陆友,字友仁,自号研北生,吴(今江苏苏州)人,他编撰的《研北杂志》曾载:余姚虞氏,实世南之裔,有为农者,故谱系尚存。自舜氏以来,莫不可纪,如汉之詡、吴之翻,凡有名于史者,皆略载其行事,历晋宋齐梁陈隋,皆尝上于朝,而名臣为之修纂。我不清楚,陆友看到的是余姚虞氏宗谱,还是四川仁寿的虞氏宗谱——据《研北》所载,余姚虞氏宗谱的可能很大,但他更有可能看到虞集家族的仁寿虞氏宗谱。
      可考的四川仁寿虞氏世系共七代:(虞允文父)虞祺知梓州,子允文,官至右丞相;虞允文次子公著,官至中奉大夫,三子杭孙,嘉定间守长宁;虞允文孙刚简,淳熙中进士,孙易简,知富顺监;虞刚简子成夫,淳熙八年通判建康府,子珪,嘉熙二年进士;虞刚简孙汲;虞汲子集,元大德初年授大德路儒学教授,文宗时,升为奎章阁侍书学士,负责纂修经世大典,虞汲次子槃,延祐中进士,任职湘乡州判官。
 
      四、关于虞家城
      元宋禧曾撰《虞家城记》,光绪《余姚县志》曾引此文。后来,明初贝琼又在《复古堂记》中提到了虞家城。
      宋禧,仁宗庆历七年为侍御史;八年,同知谏院;寻出为江南东路转运使,改荆湖北路。皇祐四年(一○五二)为山东转运使(《金石萃编》卷一三四)。后以兵部郎中、直龙图阁降知凤翔府。嘉祐四年(一○五九)知汝州)。其《虞家城记》应撰于宋亡后,避难梅川时。
      宋禧《虞家城記》云:余避難梅川時胡處士達道嘗謂余曰鄉有虞家城者父老相傳為虞世南宅基吾壯嵗猶見其遺址髙一丈許厚三丈餘吾祖母出其地余因與其從子惟彦過其處則其址之厚如處士往嵗所見髙則四尺餘耳周圍度之為丈百有五十旁近居者多虞氏按輿地志及孔晔記漢日南太守虞國宅在餘姚嶼山南郡志謂治之東北三十里有嶼山今所謂虞家城正在其南二里許國宅此無疑謂其宅在治西一里靈緒山南葢郡志誤也郡志既誤而此相傳為世南宅基者意世南亦居是地鄉人自其盛者傳之耳按酈道元水經注云虞翻嘗登是山望四郭戒子孫曰可留江北居後世禄位當過于我聲名不及爾然相繼代興居江南必不昌諸虞氏由此悉居江北又云山南有百官倉即虞國舊宅據此則緒山别稱嶼山而郡志沿之殊不為誤且虞氏奕世貴盛多開第宅據翻之言固有居江南北者又不特專此城以居也顧其城厚完非永興輩其力或不能辦此
      贝琼《复古堂记》云:梅川為餘姚之勝處士虞玄佐氏居焉凡自邑而往者逆折行數十里而山石林木皆古人民棊布星錯務本而不爭多至百歲朝莫往來東阡西陌間熙熙然如無懐葛天氏之徒則風俗古矣玄佐繇逺祖永興公以來歴三十七世而嶼山之南猶號虞家城其室廬古衣服古器皆古鼎匜無新制客有過其門者病其習之過於野居之過於常竊非笑之以為不合於時也獨樂之不厭且名其堂曰復古日讀古書其中鴻生碩士咸為賦詠而又徵記於余乃告之曰孔子生春秋時往往傷今之不如古則春秋已非古矣矧距孔子二千餘年中國胥淪於夷至變其嗜好變其語言賤樸素而尚奢靡先王之法蕩然無復存者可勝歎哉有能以復古為事豈非性之獨異乎人出於氣習薫陶之外也然古今人不相逺以今觀之則古之為古矣烏知古之不為今乎以古觀之則今之為今矣烏知今之不為古乎吾將通古今而一之非有古也亦非有今也求其道而己矣道越萬古猶一日使吾之所言皆古人之言使吾之所行皆古人之行衣不必逢掖也冠不必章甫也其人猶古也徒泥其往而詭於今忘其内而飾乎外曰是能好古而不徇時者也余未之信焉嗚呼方俗之益偷益偽尚幸見若人於所不獲見是知古之可復誓將往而從之以詠有虞之音其為適何如耶姚江之上必有和余者於是乎書洪武十年(1377年)歲在丁已冬十月初吉欈李貝瓊在東軒寫。
      贝琼在《复古堂记》的前言中,借虞鲁瞻之口,云:
      非是之谓也,虞氏之居余姚,自汉日南太守以来,代有显人,至唐永兴文懿公为尤著,文懿公实泰之远祖,流裔至今二十七世矣。屿山之南有虞家城,周围一百五十丈,相传以为故宅之基,尚巍然独存,诸父每相与登眺,白烟凉草,触目凄然,辄弹指叹曰:虞氏之先尝光著矣,奈何无迓续徽猷者乎?复古之名,盖以此也。
      虞鲁瞻之“二十七世”,是对自己而言的。对于其叔父虞玄佐,则是二十六世——是虞世南的第二十六世孙。而在光绪《余姚县志》中,载宋代虞宾为虞世南第十四世孙,而虞宾之后又有四代——至虞埴为十八世孙。因此,明初虞玄佐,距离宋代虞埴,有八代之距。按虞埴的进士年份为宋嘉定四年,即公元1211年,而贝琼书写《复古堂记》时为洪武十年,即1377年,两者差距在170年左右——八代的差距,能基本吻合。
      虞家城,是确凿存在过的——按史载,盖在唐代。今在考其地,为慈溪乌山一带。近代出土的虞氏墓砖,大多在县城东北的穴湖和陈山一带,而虞世南之父曾葬于更为东北的杜湖之畔。所以说,余姚虞氏的某些分支,向姚江以北逐渐迁移的说法,是比较可信的。但宋禧把县东北三十里的屿山,与县西一里的屿山(或称绪山,今称龙泉山)进行替换的做法,却是十分荒谬的——因为,虞家城即使是像他所说,是虞世南筑就——“非永兴辈,其力不能办此”——但也是唐代的产物。仅根据屿山的重名,宋禧先生就把虞国宅也搬到县东北三十里去,显得气力过头了。
      记得清唐仲冕在《岱览》中书及宋先生,卷十二录宋禧诗刻后记云:右额云诗石,并真书,勒唐太一真武二像碑阴。考《宋史》,禧以庆历八年二月同知谏院,五月出为转运使,盖由荆湖北路转京东路。皇佑四年,距庆历八年,五年也。禧有宋罗江之目,其人不足称矣。寻《五杂俎》:时台官宋禧上言:“此盖平日防闲不密,所以致患。臣闻蜀有罗江狗赤而尾小者,其儆如神,愿养此狗于掖庭,以警仓卒。”时谓之“宋罗江。”方知宋先生擅作荒诞语,由来已久,不应作惊奇。
      《水经注》载:(姚)江水又东径黄桥下。临江有汉蜀郡太守黄昌宅,桥本昌创建也,昌为州书佐,妻遇贼相失,后会于蜀,复修旧好。江水又东径赭山南。虞翻尝登此山四望,诫子孙可居江北,世有禄位,居江南则不昌也。然住江北者,相继代兴,时在江南者辄多沦替。仲翔之言为有征矣。江水又经官仓,仓即日南太守虞国旧宅,号曰西虞,以其兄光居县东故也。是地即其双雁送故处,江水又东径余姚县故城南,县城是吴将朱然所筑,南临江津,北背巨海,夫子所谓沧海浩浩,万里之渊也。县西去会稽百四十里,因句余山以名县。山在余姚之南,句章之北也。江水又东径穴湖塘,湖水沃其一县,并为良畴矣。江水又东注于海,是所谓三江者也。
      郦道元的年代,距离虞翻并不遥远,而且当时还有世系可考。《水经注》对“江水又东径黄桥下”,“又东径赭山南”,“又经官仓(虞国旧宅)”,“又东径余姚县故城南”,“又东径穴湖塘”,“又东注于海”的姚江沿岸地理描述,与今日状况完全吻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怀疑他对于虞国宅具体位置的认定呢?
      虞家城,也许是虞世南时代的产物(但亦无史志及文物可以佐证),但与虞国宅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况且,唐代的虞世南和他的家人,大多时光都是在建康度过的,后来又定居长安,还有什么必要去营造这样一个防御性的庞大建筑体系呢?按贞观之治年代,这是难以想象的。虞家城的建筑年代,可能是极其动乱的南北朝——因为孙恩农民起义和侯景之乱,给当时的虞氏家族造成了极大恐慌。
      按贝琼文字,可知虞泰,字鲁瞻,曾在明朝洪武年间任监察御史。虞玄佐,字繇,为虞泰从叔父,乡间的教书先生。贝琼在另一篇《东白轩记》中,写到“姚江虞玄佐氏有读书之所,题曰东白,命其从子今监察御史鲁瞻来谒……”——东白轩,即是虞玄佐的书房。而虞鲁瞻除了担任监察御史,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著名的书画家,据说其山水画仿佛米芾,而贝琼也曾在其山水画上题云:御史新来水石工,数峰依约米南宫,试添茅屋新林下,著我江南鹤发翁。
     
      五、其它文选中的虞氏信息
      1、《补注杜诗》卷三十四载:赠虞十五司马(上元宝应间作)
      补注:鹤曰:梁权道编在大历三年公安诗内,今考诗云“百年嗟已半若在”,是年作,则公巳五十七岁。当如暮归诗云“年过半百不称意”,于此云“百年虚过半”,今不云过,而云巳,意是上元宝应间。在浣花作,故云“沙岸风吹叶,云江月上轩。”若在公安,则未尝舍舟,所谓维舟倚前浦是也。
 
远师虞秘监[1],今喜识玄孙。
形象丹青逼,家声器宇存[2]。
凄凉怜笔势,浩荡问辞源[3]。
爽气金天豁[4],清淡玉露繁[5]。
伫鸣南岳凤[6],欲化北溟鲲[7]。
交态知浮俗[8],儒流不异门[9]。
过逢连客位[10],日夜倒芳樽。
沙岸风吹叶,云江月上轩[11]。
百年嗟巳半,四座敢辞喧。
书籍终相与,青山隔故园[12]。
 
原注:
[1]世南
[2]洙曰:见烜赫旧家声注。苏曰:庞统要识家声,先着器宇宽卑。
[3]苏曰:江总“词源浩荡,学海渊深”。
[4]洙曰:王子猷“西山朝来致有爽气”。
[5]洙曰:董仲舒有“玉杯繁露”。
[6]洙曰:刘公干《凤凰集》“南岳徘徊孤竹根”。师曰:衡山,南岳也。
[7]洙曰:庄子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8]赵曰:《郑庄传》,翟公题门曰“一贫一富,乃知交态”。
[9]洙曰:儒门流同门异户。
[10]洙曰:沈休文诗“客位紫苔生”。
[11]洙曰:《别赋》“月上轩而飞光”。
[12]苏曰:《南史》王筠,沈约见筠文,咨嗟而叹曰:“昔蔡伯喈见王仲宣,称曰王公之孙,吾家书籍,悉当相与仆,虽不敏,请附斯言。”师曰:子美欲悉以书籍与虞庶几,传子美之业也。
 
      2、清康熙《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卷三十
 
      虞押衙(文宗时人),永兴公孙,亦善书。许浑《赠河东虞押衙》诗云:旧精鸟篆谙书体,新授龙韬识战机。(许浑《丁卯集》)
 
      3、唐许浑《丁卯诗集》卷上
 
赠河东虞押衙(二首)
题注:永兴公孙,亦善书
 
长剑高歌换素衣,君恩未报不言归。旧精鸟篆谙书体,新授龙韬识战机。万里往来征马瘦,十年离别故人稀。平生志气何人见,空上西楼望落晖。
 
      4、清康熙刘野编撰《御定全唐诗》卷五百三十五
 
赠河东虞押衙(二首)
题注:虞元长者,永兴公之后,工书属文,近从军河中奉使宣歙因赠。
 
长剑高歌换素衣,君恩未报不言归。旧精鸟篆谙书体,新授龙韬识战机。万里往来征马瘦,十年离别故人稀。平生志气何人见,空上西楼望落晖。
 
吴门风水各萍流,月满花开懒独游。万里山川分晓梦,四邻歌管送春愁。昔年顾我长青眼,今日逢君尽白头。莫向樽前更惆怅,古来投笔尽封侯。
 
      5、《新唐书》卷一百五
 
时虞世南子昶无才术,历将作少匠工部侍郎,主工作。许敬宗曰:护儿儿作相,世南男作匠。文武岂有种耶?
 
      6、宋陈思撰《宝刻丛编》卷八
 
唐赠秦州都督韦琨碑
唐许敬宗撰虞昶行书咸亨四年(《京兆金石录》)
 
据第一条,可知杜甫偶遇的虞十五司马,为世南玄孙;
据二、三、四条,可知虞押衙,就是虞元长(押衙是一种官职),但虞元长究竟是否虞世南孙,尚未能认定,《御定全唐诗》仅注“永兴公”之后。案许浑在唐文宗大和六年(832)进士及第,先后任当涂、太平令,后任润州司马,卒于公元858年的经历,可知许浑写此诗时,当在进士之后,即公元832年后。而虞世南卒于公元638年,两者相距220年左右,因此虞元长为世南孙的可能性几近于无。虞元长的辈份,甚至要比世南玄孙的“虞十五司马”还小(案杜诗作于唐上元宝应年间,即公元760至762年之间);
据第五、六条,可知虞昶任工部侍郎,是为当时非议的,并被载入了严肃的史志《新唐书》,而唐《韦琨碑》,却是许敬宗撰文,虞昶行书而成——许敬宗就是指责虞氏家族“护儿儿作相,世南男作匠,文武岂有种耶?”的那个异议分子。
 
      六、关于虞太熙
      《江南通志》载:虞太熙,肃子也。任宗丞,与兄太微、太宁,弟太沖,相继擢第。居家以孝弟闻,立朝以名节显。熙宁间陈述古以治经有行荐之经筵以备台阁之选。
      《宋故扬王荆王府侍讲朝散郎充集贤校理轻车都尉虞公之碑》云:卒以元丰八年十月乙亥,其葬以元祐二年正月辛酉,其寿六十有八。其友丹阳王存为之銘曰:公讳太熙,字元叟,上世自会稽徙江南,为李氏将兵上饶,因为上饶人。祖讳戬,赠殿中丞。父讳肃,以尚书屯田员外郎致仕,卜居于阳羡之荆溪,累赠太中大夫。有子五人,其一早亡,其四皆名文学,举进士。长太微、次太宁与公继擢第;季太蒙,礼部再奏名,不第,弃冠带,晦迹于荆溪之阳。予从其兄弟游四十年,故知公为详。此碑文为《元丰九域志》编者王存撰,由翰林承旨邓伯温书,奉议郎刘照刊。
      虞太熙,是虞氏迁徙到江西上饶的其中一支,但凭碑铭文字,不足以考证其世系。《通志》所载,与近代发现的碑铭基本符合。《虞公碑》和《通志》都有兄弟四人的记载,但《通志》载虞太熙“弟大沖”,而碑铭载“季(第四子)太蒙”。也就是说,虞太熙可能有兄弟五人,也有可能是大(太)沖与太蒙为同一人,
      虞太熙,与陆游祖父陆佃相交甚厚。当虞太熙出任太平州时,陆佃曾寄诗以送:黄尘初出国门东,杨柳青青画隼红。占得度关云色异,想知登望月明同。曾传嚼蜡风情外,更悟烹鲜政事中。闻说太平迎候远,安排骑竹有儿童。(《送虞太熙学士知太平州》)陆佃,字农师,官至尚书左丞,为当时著名的学者和诗人。
      北宋文学大家刘攽也曾写诗寄送,为虞太熙赴番禺上任前。诗云:远师犹觉丹青似,大邑知无盘错忧。梅岭山长因海尽,夜郎江阔傍城流。鲸鱼浪作伧人鱠,槎客常随贾舶舟。莫为风帆径清浅,秘书仍自有蓬丘。(《送虞太熙著作知番禺县》)虞氏一族,在南海一隅做官的倒有不少。东汉虞国和虞歆任日南太守,三国虞翻又被下贬广州。自古,梅岭以南是流放的好去处,不知虞太熙又是为了何事?
 
      附:《宋故扬王荆王府侍讲朝散郎充集贤校理轻车都尉虞公之碑》:
      宋故扬王荆王府侍讲朝散郎充集贤校理轻车都尉虞公太熙墓,润州丹徒县之石潭。公卒以元丰八秊十月乙亥,其葬以元佑二年正月辛酉,其寿六十有八。其友丹阳王存为之铭曰:公讳太熙,字元叟,上世自会稽徙江南,为李氏将兵上饶,因为上饶人。祖讳戬,赠殿中丞。父讳肃,以尚书屯田贠外郎致仕,卜居于阳羡之荆溪,累赠太中大夫。有子五人,其一早亡,其四皆名文学,举进士。长太微、次太宁与公継擢第;季太蒙,礼部再奏名,不第,弃冠带,晦迹于荆溪之阳。予从其兄弟游四十秊,故知公为详。公为人沉粹洁清,外和而内刚,事亲孝,与朋友信,动有矩法,为文辞纯约,肖其为人,听其言惟不足,与之游,愈久而愈可爱。皇佑中第进士,调应天府柘城县尉,改润州丹徒县主簿、宣州旌德县令,所至有能名。用荐者改著作佐郎,知广州番禺县事。中州士人宦峤南,有不幸死,其家多流落不能归。公建白帅与部使者曰:「官积盐剩利钱几千万,愿请于朝,以赒给流落之家,使复里闾。帅部使者从之。召还,改秘书丞,充魏王宫教授。宰相王安石知其材,将属以新法,公谢不能。安石问二广土兵之法,对曰:「民有常产,教之兵可以卫上。今使者旁午,掊克敛怨,民失其业,教以战阵,适足以资冦,未见可为用也。它日,又召公论事,因极陈新法不便于民,安石仰视屋梁曰:「君有新诗,可遗我数章。」由是益不合。邓绾为御史中丞,欲荐以御史,邀公相见,公笑曰:「呈身御史,古人耻之,乃欲我为之邪?」寻召对,极论宗室之敝,且曰宗子虽有善质,若不率以礼义,则放于声色玩好而不知反,冝择稍向学者奖励之。因荐监门卫大将军仲铣。既而仲铣召对,称旨,神宗喜曰:「荐者言果信。」它日,谓执政曰:「虞某端方之士也。」遂除崇文院校书,知大宗正丞事。宗子有怙势自肆者,初谕以义,不率,乃绳之法,众莫不惮。豫章郡王宗谔与其女夫讼于朝,有司治之,反为所讼。久之,不能决。  公奉诏鞫辩,遂引伏,莫复敢言。擢馆阁校勘,充开封府推官,改集贤校理,迁判官,转太常博士、尚书屯田员外郎,匄补外,知太平州。未几,召还,侍讲诸王府。每执経进见,起居语默,皆有所启。尝讲礼记,至世子与公族居守之际,即反复详言之。其后二王累上章匄外苐,知者谓:
      公有发焉。又尝讲中庸,为王言此大中至正之道,宜书诸绅,以允蹈之。王即摹置座右,以便观览。官制行,改朝奉郎。今上即位,迁朝散郎。一日,无甚疾,呼家人告曰:「人生死犹夣觉,尒学者当知之。」语讫,就榻瞑目,良久乃逝。其自得扵性命之理若此。娶石氏,封旌徳县君,前卒。子男四人,芹、芝、庄、謩,皆举进士。女五人,嫁奉议郎石景衡、进士沈纯礼、明州定海县尉石景雯、朝奉郎应昭式,一未嫁,公之亡也,存奉使永裕陵,比还,不得哭公之柩。至是,阅其行状,叹曰:「公之得于己者多,而见于行事者少。士大夫虽有爱慕之者,未必尽知之,存姑叙次所闻,庶见万一云。铭曰:
学以治己  不牵于名  志蕲适道  不系于行
沉涵艺文  挹取粹精  动止规矩  貌言凖绳
谓冝远矣  而卒不嬴  京口之原  是为公茔
山乎其厚  川乎其清  粤千万秊  想公如生
枢密直学士朝奉大夫守兵部尚书上护军太原郡开国侯食邑一千四百户实食封一百户赐紫金鱼袋    王 存 撰
翰林学士承旨通议大夫知制诰兼侍读充实录修撰上护军南阳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七百户食实封七百户  邓 温伯 书
奉议郎直龙图阁权发遣润州军州兼管内劝农事赐绯鱼袋借紫朱 服 题盖
 
      附:王安石为太熙父作的墓志铭《屯田员外郎致仕虞君墓志铭》:
      祥符八年,真宗第进士于廷,先人与上饶虞君俱在其选。其后庆历二年、皇祐元年,虞君之诸子相继以进士起,而先人之孤亦在焉,故安石尝与虞君之诸子游,而诸子称君之所为甚悉。
君廉于进取,宽厚长者,人可欺以其方,而君未尝辄欺人也。自为进士时,能以文学知名于乡里,三为举首。尝献其所为书于天子,天子以为能,欲特召试,而以君方试于有司,乃止。及君起家为建州司理参军、福州观察推官,转运使奏君监福州之宝积银场。君为创法,而银大溢,岁终当迁,有司使人喻君求赂,君谢不与曰:“与其以赂迁,吾宁困以终身也。”终以此不得迁,而复为军事判官彬州。州尝失入人罪,吏方被劾而有赦除其罪。君初在告,不与断其狱而与奏其按也,刑部遂书君为失入,坐是坎不得意以至于老,而君初未尝自讼也。
      自彬州归,而为邵州防御判官,又为杭州节度推官,又为台州军事判官,所至辄以治行为在势者所称,章交于朝廷,而天子终以其尝失入不用。已而右谏议大夫李宥特荐之,召赴京师,又不用。流内铨以为言,乃以君知明州之慈溪县,县得君以无事,而君日与处士讲学赋诗饮酒,恬如也。淮南转运使吴遵路、两浙转运使段少连、叶清臣皆一时名人,交荐君以为材,而朝廷又以君为台州军事判官,不用。
      及李元昊反,近边皆骚动,有诏举能吏可以为河北、河东、陕西诸县者,于是君始得迁。为太子中允,知河中府猗氏县,今并州故相国庞公经略陕西,欲辟公为其判官,君不肯就而辞以老,庞公贤其意,亦不强也。后迁太常丞、知越州山阴县、太常博士、尚书屯田员外外郎、通判滁州间从容语诸子曰:“吾尝游宜兴,甚爱其山水,儿为我筑室荆溪上,吾且休于此矣。”时皇祐二年也。明年,遂致仕,诸子为筑室荆溪上,如其志。以至和三年七月戊戌卒,享年八十。
      君既不急于仕进,亦未尝问家人生产,士友多哀君困厄。及其老,诸子皆孝友能致其力以养,而多以文学称于世。其长子太微,为润州司理参军,次太宁,为和州防御推官,太熙为苏州吴江县尉,太冲为通州静海县主簿,太蒙为进士。女子五人,皆嫁为士大夫妻。诸孙男女凡十八人。内外诜诜,人不以公初不得意为可怜,而顾以其后子孙慈良众多为可愿也。
      君讳肃,字元卿,其先自会稽遭乱避徒江南。曾大父讳瞻,大父讳琎,当李氏时,为李氏将兵上饶以拒闽人,兵罢,因留家之不去,故至今为上饶人。父讳戬,博学善属文,尝求进士第不得,遂止不复言仕,以君故,赠殿中丞。君子嘉祐二年某月日葬君常州宜兴县永定乡某山,而以夫人福昌县君周氏祔。夫人有贤行,君所以得毋恤其家,亦以其夫人也。将葬,君子使来告曰:“宜铭吾先人莫如子。”于是为铭曰:蹈污而陵巇,又左右以窥,以侥其私,人趋为之,而公谢不为。秀发而豪眉,子孙颀颀,以荣其归,维帝之诒。
 
      据江苏溧阳甓溪虞氏宗谱载:唐朝末年,十二世祖瞻公自会稽迁至宜兴;十三世祖琎公自宜兴定居江西铅山;十五世祖肃公又卜居宜兴;十六世祖太熙公迁至丹徒石潭村;递传十九世祖讳敦素公者,乃为吾户族之祖也,自丹徒之黄泥坝徒居甓溪。(虞志军提供)